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甘肃长安网>>热点聚焦 返回首页
“大项目”收成本费用其实是骗局宣称提供个人信息越多收益越高
“羊毛党”讲述“薅羊毛”有多不靠谱

发布时间:2018-01-11 10:38:18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调查动机

    在互联网,“羊毛党”可谓无处不在。

    所谓“羊毛党”,目前在网上经常被引用的一种解释是,“羊毛党”是指那些专门选择互联网公司的营销活动,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的人。

    据媒体报道,去年年末支付宝推出赚钱红包活动,初衷是普及移动支付,吸引更多新用户,同时也毫无悬念地引来大批“羊毛党”。“羊毛党”的“收成”也的确不错:根据网上流传的截图,有的支付宝用户在短时间内获取了137.8万元红包,有的获取了52.5万元红包。另据报道,支付宝发现并处理的滥用短信账户有800个。支付宝将继续采用技术手段来预防和处理这类行为。

    “羊毛党”的出现,何以让一些网络平台如临大敌?

    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近日公布一起案件:2017年4月,合肥P2P投资平台吉汇金融“失联”,导致各地投资人5000多万元投资无法收回。经警方调查,互联网投资平台联手“羊毛党”头目一同构建的骗局被揭开,相关涉案人员陆续被抓获归案。

    究竟是什么人在“薅羊毛”?“薅羊毛”缘何会牵涉骗局?《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在“大羊毛”活动中被骗

    北京市海淀区一所职业学校的学生王鹏(化名)曾经在一个“羊毛党”聚集的QQ群里混迹了差不多两年多的时间。

    一开始,王鹏只是想赚点零花钱,于是在同学的带领下进了一个QQ群。

    “刚进去的时候,群里就有两百多人。等到我退出的时候,群里已经有四百多人了。”王鹏说。

    这个QQ群最初名为“羊毛之家”,后来改成与“羊毛党”不相关的名字以躲避网络平台的筛查。

    记者在王鹏的指引下加入这个QQ群后发现,群里每天发布最多的消息就是各种“项目”。“小羊毛”指小项目,零成本,但收益为几毛到10元不等;“大羊毛”指大项目,多数时候需要花10元或20元的成本,收益为100元以内。多数“薅羊毛”活动属于小项目,收益也多为几毛钱,以红包的形式发放,但是重复性极高。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群里发布‘大羊毛’的假消息,事实上是想骗取你交的那几十元成本。”王鹏说。

    即使“身经百战”如王鹏,也在一次“大羊毛”活动中被骗去了160元“成本”费用。

    “160元虽不算很多,但也差不多是我攒了两个月的钱。”一怒之下,王鹏退出这个群。

    网上促销不少都是假的

    今年47岁的李阿姨在北京市一家幼儿园上班,近段时间热衷于在朋友圈、各微信群转发某商场的促销活动短信。

    李阿姨转发的内容往往是这样的:“……活动1【微信转发此信息到朋友圈好友送108元围巾3条】不限量转发即送、活动2【原价588羊绒大披肩体验价16元】招聘临时导购10名,是真的,我领上了……”。

    实际上,李阿姨并没有领到这样的羊绒披肩。

    “我弟媳妇儿转发给我的,我也看到别的人在转,肯定是真的。就算是假的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也没花钱。”李阿姨对记者说。

    据李阿姨介绍,她朋友圈里的同龄人几乎都转了类似促销活动短信,她知道这件事属于占小便宜。

    “这就好像在超市里领免费鸡蛋,超市和我都是自愿的,也没有谁站出来说这件事违法。”李阿姨说,她不怎么会用电脑,平时也就在微信上转发一下或者点某个链接,看个视频,太复杂的操作弄不了。

    “有的项目要求实名注册,我就不愿意了,会怀疑是骗子。还有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更不敢告诉别人。”李阿姨说。

    有一段时间,电商大力促销,李阿姨在别人发的链接里玩了好几天与电商有关的游戏,以为挣了好几十元,但事实上都用不了。

    “给我的都不是现金。再也不参加这种网上的活动了,基本上都是假的。只有商场、超市的活动靠谱,是真的。”李阿姨说。

    银行卡里不存钱防受骗

    目前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大二的学生陈童(化名)是在大学生兼职微信群里知晓并加入“羊毛党”的。

    “有天,我看到群里有个学姐发‘实名注册某某某(网络借贷平台名称)可获得20元’这种信息,我就加了这个学姐为好友。学姐告诉我,她已经注册并且得到20元,可以推荐给别人,要是第二个人也注册了,可以得到20元,自己还能得到推荐金10元。那段时间,朋友圈里都在转这个消息,确实是真的。白白得30元谁不干呢。”陈童说。

    注册后是否会真的使用这个App呢?陈童回答说,“注册完就删了,我自己首先不需要贷款,再说要是什么特别好的软件,能花钱求我注册吗”?

    陈童说,现在她和学姐都在同一个微信群里交流有没有关于“羊毛”或者说兼职的信息,她更愿意把自己的行为定义为“手机兼职”而非“羊毛党”。

    “我基本上不接10元以下的‘兼职’,这种‘兼职’大多需要看很长时间的广告并且操作复杂,但收益才几元钱,太浪费时间。”陈童说。

    在“兼职”过程中,陈童也感到“薅羊毛”是有风险的。

    “很多‘兼职’需要实名认证,需要的信息很多,比如身份证号、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银行卡号等,提供的个人信息越多,得到的佣金越多。”陈童说。

    为了保障自己不被骗,陈童长期使用一个没有存钱的银行卡来注册。

    至于微信“兼职”群的群主,陈童其实并不认识。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一般就是注册成功后截屏将图片发给他,他在后台验证后会给我发微信红包。”陈童说。(杜晓 曹明珠)

    相关链接

    业内专家详解“羊毛党”法律风险

    “羊毛党”打法律擦边球已形成产业链

    对话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        尹振涛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       邱宝昌

    《法制日报》记者            杜 晓

    《法制日报》实习生           曹明珠

    记者:我们在调查中发现,随着电商和App的迅速发展,商家促销活动频频,“羊毛党”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这可能会给互联网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尹振涛:“羊毛党”是一种打着法律擦边球且从事不合理经营行为的群体。目前,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产业链。“羊毛党”的目标往往是一些刚刚起步的公司,这些公司风控能力比较弱、市场影响力小,需要通过成本比较高的方式进行推广和营销。“羊毛党”本着“薅羊毛”的目的和非常规的手段,形成了一个地下市场,通过钻空子获得收入。对互联网平台,尤其是刚起步的平台,“羊毛党”带来的冲击是很大的,有些小平台甚至可能会被“羊毛党”薅死。

    邱宝昌:很多企业在搞营销活动时会提供奖励,现在“羊毛党”的活动很多都不是个人行为了,可以说已经成为一种职业行为。比如说,有的促销活动一开始,优惠或者奖励就没有了。这种行为一旦走向规模化,会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让企业正常的促销手段失效,这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行为。

    记者:就像刚才分析的,“羊毛党”的出现会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不过,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有些人出于占便宜或者“兼职”的心理加入“薅羊毛”的队伍,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是否也面临一些问题和风险?

    尹振涛:“羊毛党”在频繁活动过程中,其自身权益也会面临许多风险。首先,“羊毛党”的行为缺乏道德正当性,有的在法律上也值得探讨,因此具有违反法律法规的潜在风险;其次,在“羊毛党”这一群体中,真正能够挣到一定数量钱的只是部分领头的人,很多“羊毛党”都是被拉进去的,跟从一个道德品行都不清楚的领头人,他们能不能挣到钱是个未知数。这毕竟不是一个正规的行业,很多普通的“羊毛党”甚至被“羊毛党”中的老大“薅羊毛”。

    记者:“羊毛党”的行为属于不公平竞争,危害市场健康发展;同时,“羊毛党”自身也面临违反法律法规的潜在风险。但是,从现实来看,加入“羊毛党”的人在不断增多。对于这种现象,当前应如何应对?

    尹振涛:目前,在消费者权益保护和一些与经营管理有关的法律法规中,都对“羊毛党”的问题有所涉及,但并没有特定的法律。因为相对于互联网数量庞大的用户来说,“羊毛党”的人数毕竟还是较少。对于类似的行为加强宣传和引导更加重要。对涉及金额比较大的,可以运用法律法规加以约束和规范,没有必要专门制定法律条文。我们还要考虑到“羊毛党”的行为是否达到了一定的标准,比如涉及金额、是否存在恶意。普通的用户,有时候也会因为贪小便宜而去“薅羊毛”,但是如果形成一个产业,获取相当数量的所得,就需要应对和处理。

    邱宝昌:对于“羊毛党”还是应该建规立制。对于职业化、规模化的“薅羊毛”行为,必须进行规制。对于新的交易方式下的促销活动,要坚守诚实信用原则。虽然不能限定参与者,但是必须正常参与。对于超出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要予以禁止。现在法律上对于类似的行为并没有规定,所以要进一步深入调研,看这种“薅羊毛”的行为究竟给企业带来了何种伤害、给市场竞争机制带来了哪些伤害,在此基础之上完善相关法律制度,保护好各方权益。

    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羊毛党”的绝对数量不少,活动比较频繁,为了防止其行为影响互联网正常发展,监管层面及网络平台应该做哪些工作?

    尹振涛:为防止“羊毛党”过于频繁地活动,从监管层面上来说,无论是在执行还是在法律法规的制定上,都可以把这种行为明确定性,对于涉案金额比较大的,可以定为非法经营罪或其他罪名,从而对其进行惩罚。

    互联网平台应当更加理性,其使用的各种吸引用户的宣传手段、宣传活动应当有一个行业规范。另外,互联网平台也可以用技术手段发现“羊毛党”是否频繁操作,增强技术手段的识别能力刻不容缓。希望能够通过全行业之间的信息共享,建立“羊毛党”的黑名单或者灰名单来辨识“羊毛党”。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王婧)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南京公布人才安居房建设管理办法
·2018年国内油价首调或上涨
·小蓝单车发布公告
·机构称当前A股结构性机会仍占主导
·江苏4.57亿元打造“中国好粮油”
·环保部首次对两家车企开出罚单
·江苏15条新政提升养老服务
 
平凉市泾川县开展 ...
玉门市禁毒办走进 ...
·10项公安便民利民措施 你享受到了吗
·中共陇南市委政法委员会召开会议宣布主要领导任免决定
·省第三强戒所部署开展创建省级精神文明单位工作
·甘肃省交警总队规范公路治超执法工作
·甘肃省双语法律人才培养工作纪实
·兰铁两级法院发布行政审判白皮书
·案件质量评查结果记入司法业绩档案
·最高法发布海洋生态损害司法解释
·基层法律服务所管理办法
·做好拖欠农民工工资纠纷审执工作
·《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试行)》印发
·最高检印发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实施细则
·从“三个满分答卷”看肃州公安的“三个劲头”
·铭记2017“十大亮点”助推玉门公安新跨越
·镇原县法院强化民事审判工作三个招法
·司法警察——光荣而神圣的职业
·陇南创新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
·嘉峪关市律师工作综述
友情链接
中国普法网 中国政府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长安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中国记协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央视网  
中国网 国际在线 中国日报网 中国经济网 中青网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台湾网 北青网 中工网 中国教育新闻网
正义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 中国警察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中华文化信息网
中国法律援助网 三农在线 新浪网 网易网 搜狐网 腾讯网 凤凰网 千龙网 中国·甘肃 每日甘肃网 甘肃禁毒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证06005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