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甘肃长安网>>热点聚焦 返回首页
家政机构多不与从业人员签劳动合同熟人介绍仅靠口头约定相关事项
家政服务人员劳动权益保障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2017-12-05 09:06:22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调查动机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聘请保姆、护工,尤其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老年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家政服务市场越来越大。然而,在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数量日益增多的同时,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

    近日,中国(广州)第二届家庭服务行业圆桌会议举行。会议发布了中国家政产业首个“由政府部门牵头、产学研相结合”的数据报告。报告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家政服务支出一直呈两位数增长,母婴护理、家庭教育、护理陪护需求旺。家政服务仍然以熟人介绍为主,但超半数家政服务员未购买相关保险。

    与此同时,也有媒体报道称,不少家政人员表示,他们在从事家政服务期间没有与家政机构或者雇主签订相关的合同或协议,尤其当雇主是熟人介绍的情况下,以口头协议居多。

    未购买相关保险、未签订合同或协议,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还面临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中介不与家政人员签订合同

    今年5月,杨婷从老家山东青岛来到北京,经同村人介绍,她到一家家政公司参加培训。

    “说是家政公司,其实那就是一个中介机构。培训了几天,公司就给我做了登记。有活儿了,他们就会发布信息,如果我觉得合适的话就去应聘。”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她应聘过一个月嫂职位,看到中介发布了用人信息后,她觉得工作地点离她租住的地方比较近,于是决定去面试。

    “面试完了,对方觉得我比较合适,再把价格谈妥,这件事基本上就可以定了。”杨婷说。

    杨婷告诉记者,面试完并且和雇主谈好条件后,中介会准备一份协议,由中介、雇主和她本人共同签订。

    “就是签这样一份协议,公司会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中抽取一定的提成作为中介费,之后就没有公司什么事了。”杨婷说。

    是否与家政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其他协议?“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在一个雇主家做完了,换新的雇主的时候会重新签一份协议,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杨婷说。

    家政公司更愿意给新人介绍

    为进一步了解家政行业有关情况,《法制日报》记者又联系了家政从业人员王敏。

    王敏来自河北沧州,目前居住在北京昌平。“我干这一行有10年了,之前在物业干,后来做家政。”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她工作过的家政公司和中介都不签劳动合同。“我做保洁,公司那边介绍活儿之后,我会和公司还有雇主签个合约或者协议,时间能管一年。第一个月工资给公司,他们扣20%之后再给我,第二个月开始雇主就直接给我钱了”。

    王敏告诉记者,在这一年内,如果雇主那边不需要她了,公司会给她安排另外的活儿,不会收取额外的钱。

    “我还曾在一家皮包公司工作过。这样的皮包公司承包了物业的活儿,再从社会上招工。公司安排去哪一户,我们就去哪一户,按月发工资。这样的皮包公司不会签任何协议。”王敏说。

    事实上,在只签订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从业人员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在10年家政服务工作经历中,王敏曾遇到过几家“不讲理”的家政公司。

    据王敏介绍,在签订了“管一年”的三方协议后,她自己也有几次出现做不够一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公司会再给我找一家,但是我也遇到过迟迟不给推荐新工作的公司。”王敏说,出现这种情况之后,家政公司再给介绍就属于免费介绍了。一般来说,公司会更倾向于给“新来的”介绍活儿,这样公司可以拿20%的提成。

    “公司通常都会让我等等,其实就是不愿意给找了。我也懒得去找他们,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另一家中介挣点钱。”王敏说。

    据王敏介绍,10年来,她就是这样游走于多家家政公司与中介之间,有合适的活儿就会去。如果发生违约不给继续介绍活儿的情况,她就换另外一家家政公司或中介。

    网上家政服务签三方协议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不少人习惯在网站或者App上叫家政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家政App,上面可以提供各种常见的家政服务项目,如小时工、保姆、家电清洗等。记者通过这款家政App请了名保姆,随后,当记者通过家政App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保姆电话时,却被告知找错人了。大约1个小时后,一名男子打来电话,自称是某家政公司的,询问起刚才请保姆的事情。

    在聊天过程中,男子自称是上述家政App的工作人员,在记者告知其相关要求后,他表示可以安排1名保姆面试。

    记者又询问安排面试的保姆与家政App的关系,这名男子表示,保姆就是他们公司的。

    这名保姆是否与公司签订了合同?这名男子表示,保姆与公司签过合同,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此可以放心。

    不过,这名男子随后又告诉记者,雇主需要与家政App、保姆签订一份三方协议。

    既然保姆已经与公司签过合同,那雇主只需与公司签约就行了,何必要签三方协议?见记者提出疑问,工作人员含糊其辞,随后挂断电话。

    熟人介绍不会签任何协议

    除了通过家政公司或中介介绍,熟人间的介绍也是家政服务人员寻找工作机会的一种常见形式。

    熟人间的介绍是否会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协议呢?

    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刘女士不久前经熟人介绍,给母亲请了一名保姆。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平时不在家,母亲生活自理困难,于是在邻居的介绍下,请了一名老家在河北的保姆。

    “我与保姆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协议,都是口头上的约定。保姆是自己单干,没有公司也不通过中介,都是经过熟人间介绍接活儿。”刘女士说。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女士也在熟人介绍下请了一名月嫂。

    “我们和月嫂之间没有签合同或协议,就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刚开始说的是一个月,后来我妈妈从外地赶来帮忙照顾孩子,就让月嫂离开了,月嫂也没有说啥。”张女士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政人员为化名)(杜晓 张希臣)

    相关报道

    不签劳动合同可不缴社保不付最低工资出现矛盾纠纷可抽身事外

    家政机构不签劳动合同背后有多少“小算盘”

    对话人

    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副研究员  伍海霞

    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专家    张起淮

    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黄乐平

    《法制日报》记者         杜 晓

    《法制日报》实习生        张希臣

    家政机构不签合同降低成本

    记者:我们调查发现,家政公司或者中介一般不与家政从业人员签劳动合同。只有在明确了家政工作后,家政公司或中介才与家政人员、雇主签订三方协议。家政公司或中介为何不与家政从业人员签订劳动合同?

    张起淮:有以下几个原因:家政服务从业人员流动性和不确定性大,其与家政服务机构难以形成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家政行业属于微利行业,很少具备与员工签合同的的条件。在三方协议下,家政服务机构与家政服务人员不建立劳动关系,无需为其缴纳保险费用;家政服务机构多是中小型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

    记者:家政公司或中介、家政人员、雇主签订的三方协议与劳动合同相比,究竟有什么区别?

    伍海霞:三方协议是家政公司、家政服务人员和用户签订的协议,而合同是家政公司与家政服务人员单独签订的,二者是两码事。签了劳动合同后,家政公司承担的责任就大了,比如家政服务人员和用户发生矛盾,家政公司得负责处理维权。家政人员属于家政公司,肯定需要保险之类的,还会有一些社会保障。

    再比如,签订劳动合同后,如果家政人员一个月没有接到家政服务,那么家政公司还要支付最低工资。另外,从家政服务人员的角度来说,签订劳动合同之后就有一定的约束性了,不能再去接私活儿。

    有的家政从业人员可能不属于一家中介,他们在多家中介留有备案,哪里有活儿就去哪里,这是许多家政从业人员的选择。这等于是一个制度的漏洞,是一种不完善的劳动关系。

    黄乐平:从法律性质上看,家政人员签订的三方协议更像是居间协议。家政公司主要是介绍家政人员和雇主双方认识,实际上提供的是居间服务、信息咨询服务,然后收取中介费。从三方协议本身来看,法律层面并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

    从家政人员劳动权益保护来看,家政公司本来应该作为家政人员的用人单位,为家政人员提供劳动保障,但现在提供的是中介服务,这方面还是有一些问题。比如家政人员出现工伤或者大病的情况,劳动权益该如何维护?

    只签三方协议带来诸多问题

    记者:也就是说,在以三方协议替代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家政人员的劳动权益得不到有力保护,而家政机构则减轻了自身的责任。

    张起淮:在只签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服务机构仅扮演家政服务人员和家庭用户之间中介的角色,当家政服务人员出现权利受损的情况或者客户的权利受到侵害时,由于家政服务人员不是家政服务机构的员工,家政服务机构不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具体来说,在只签三方协议的情况下,家政服务人员与家政服务机构之间、与用户之间建立的均不是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规范的保护,这可能造成这样一些问题:

    家政服务人员不能依据劳动法相关规定主张劳动报酬权、休息休假权;家政服务人员不能获得与其他行业劳动者类似的社会保障,例如家政服务机构无义务为家政服务人员缴纳社会保险;三方协议下,家政服务人员与用户之间建立的多是雇佣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家政服务人员对于雇主具有一定的依附性,易处于弱势地位;雇主与家政人员间的争议不能通过劳动仲裁来解决,而涉及到家政服务人员在劳动过程中受伤的责任承担问题,则不能适用工伤赔偿责任。

    记者:三方协议的存在,除了不利于家政服务人员劳动权益保护,对于雇佣家政人员的家庭是否也有影响?

    伍海霞:从用户角度来看,用户肯定都想找一个正规的家政公司,都希望服务人员与家政公司有合同,这样用户才会放心。

    张起淮:对于雇主而言,其在家政服务过程当中遭受人身财产损害时,如多次发生的家政服务人员盗窃行为,若家政服务人员逃跑或者不具备赔偿能力,而家政服务机构又不承担赔偿责任,其损害难以得到救济;由于缺乏劳动合同所建立的稳定的劳动关系,导致服务人员的流动性较大,很可能想走就走,且家政服务机构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管理。

    一旦签订劳动合同,企业每月要为每位员工缴纳社保费,这笔成本势必要转嫁到雇主身上,预计抬高整个行业的市场价格30%左右,这将提高雇佣家政服务人员的成本。

    记者:现在很多人习惯于通过网络平台叫家政服务,网络平台对家政人员应该提供什么样的劳动保障?

    张起淮:网络平台要对顾客的身份信息进行认证,以确保家政人员工作环境的安全;保障其取得合理的薪酬;提供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障。目前在这方面,网络家政公司的实施优于传统家政公司。

    黄乐平:对于家政网络平台而言,要分清其具体的性质,看是属于管理平台还是信息平台。如果是管理平台的话,就要切实肩负起对家政人员的管理责任,保障家政人员的劳动权益;如果是信息平台,那么主要也就是为家政人员提供工作机会。

    家政人员劳动权益如何保障

    记者:长期来看,应该从哪些方面进一步强化家政人员的劳动保障?

    伍海霞:有的地方有人才交流中心,对于家政从业者来说,可以建立一个类似的平台。只要从事家政工作,就应该去这个平台登记备案。不管从业人员与家政公司签订合同与否,都属于这个平台。平台登记从业人员的一些基本信息,方便对其管理。同时,一旦出现问题,可以快速对其进行定位,提供相应的帮助。家政从业人员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后,也可以借助平台的力量进行维权。这个平台应该属于服务性质,不应该向家政人员收取管理费。

    张起淮:可以考虑在家政服务行业推行员工制经营模式,即家政服务机构与家政服务人员应签订劳动合同,将其纳入劳动法调整范围,在此基础上实现以下保障:社会保障与工伤保险、医疗和养老保险;保障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制定薪酬与最低工资标准;制定工作环境标准;提供劳动卫生和安全保障。

    同时,还要构建家政服务业的劳动争议处理机制。家政服务人员与用户发生劳动纠纷,先由家政服务中介机构或家政服务就业实体调解,调解无效,由当地劳动保障争议部门调解,仍无效,由劳动仲裁委员会进行劳动仲裁,对仲裁结果不服者,可到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起诉。对于家政服务人员而言,由于诉讼难度大、成本高,加之其本身法律意识较低,当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很难得到有效的救济,因此应降低诉讼成本、简化诉讼程序,以完善对其的司法救济渠道。

    黄乐平:为了更好保障家政人员劳动权益,首先应该对家政人员积极进行引导、教育,提升家政人员维权能力。其次,应该进一步完善相关立法,整个家政行业目前还缺乏相关法律规制,这个行业的劳动者与普通劳动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其雇主并非常规的用人单位,相关立法缺失导致家政人员在劳动权益受到侵犯维权时处于一种尴尬地位。

   

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王婧)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苏州金庭镇司法所联合多部门开展“12.4”法治宣传活动
·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快速推进
·明年作为“职业健康执法年”
·库存预警指数稳中有降 二手车交易破千万辆
·银监会系统前10个月处罚1096人
·南京:"真金白银"支持 加速建设"智造名城"
·江苏启动最严大气污染防治督查
 
敦煌市禁毒办完成2...
金昌市金川区金芝 ...
·省委政法委考核组调研嘉峪关市2017年度政法综治工作
·省综治办考核组考核甘州区综治维稳工作
·甘肃印发意见:加强“110”“12345”联动分流工作
·甘肃省反虚假信息诈骗中心成功办理止付冻结1.46亿余元
·甘肃首部反邪教话剧首演
·省公安厅集中推出10项便民利民措施
·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
·社区矫正管理局保密管理制度
·甘肃省自然灾害救助办法
·甘肃省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责任规定
·甘肃省技术市场条例
·“两高”出台司法解释规制云盘涉黄行为
·解析玉门市活力网格建设实施方案亮点
·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有何内涵
·酒泉市肃州区法院拒绝“迟来的正义”
·马世忠: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武威凉州:借文化之力铸忠诚检魂
·解析敦煌市阳关镇“十户联防联保”机制
友情链接
中国普法网 中国政府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长安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中国记协网 新华网 人民网 光明网   央视网  
中国网 国际在线 中国日报网 中国经济网 中青网 中国广播网 中国新闻网 中国台湾网 北青网 中工网 中国教育新闻网
正义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 中国警察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中华文化信息网
中国法律援助网 三农在线 新浪网 网易网 搜狐网 腾讯网 凤凰网 千龙网 中国·甘肃 每日甘肃网 甘肃禁毒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证06005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